分类
亚搏体育

台媒谈解放军购苏35:装备独一无武器有效对抗F22|苏35|中国|珠海航展_新浪军事

近期在中俄两国有关SU-35的交易成为热门话题。这将是自2005年中俄军事交易几乎暂停以来最大的军事合约。然而根据俄罗斯媒体以及中国网络上军事迷的言论,可以发现双方都有负面声浪。虽然媒体与军迷的意见不能代表官方,但至少反映了不少人的普遍观感。近日,台湾《全球防务杂志》第349期对中俄购买苏-35战斗机的问题进行了分析,以下是文章节选。

该杂志称,在大陆媒体与网络上有言论指出,中国已不需要俄罗斯战机,只需要其中的零部件如雷达与发动机。这样的意见特别是在中国出现了两种第五代战机原型后更为普通。俄罗斯方面有言论认为,中国大陆采购俄罗斯武器只是为了仿制。这些仿制品日后可能在市场上甚至潜在冲突中威胁俄罗斯。

这些意见当然都不是空穴来风,无可否认,中国大陆可以造出采用俄国知识产权的武器,进而威胁俄国军事工业。但这已类似高科技贸易问题,在高科技贸易的领域“零风险交易”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最重要的已经不是寻找零风险,而是寻找能创造双赢的最佳解。

为了解有关SU-35交易的最佳解,必须首先分析出对中俄两国最有利的措施分别是什么,以及中国仿制版SU-35(如果真有的话)对俄罗斯国防工业威胁的可能性等等。

采购SU-35是中国最佳选择 针对潜在冲突

中国大陆军迷认为中国不需要SU-35其中一个原因在于,中国已能自制歼11B、歼10A/B等与SU-35相当的战机,甚至出现了两种第五代战机,即歼20、歼31,这样一来为何要浪费资金在4++代的SU-35上?这些观点看似正确实则未然。

假设中国完全能够给所有自制战机自行供应发动机,那么歼11B/10A/10B都属于多用途战机,因此可以说已经超越了SU-27SK。然而在SU-35上有一些世界顶尖的设备,例如Irbis-E雷达虽然没有用上“先进的主动阵列天线”,但目前没有一部主动阵列雷达能完全胜过它;矢量推力发动机以及支援超机动飞行的控制系统目前也只有美俄能掌握。此外SU-35那些独一无二的武器,也是中国所没有的。

中国歼11、歼10配备的空对空导弹是PL-12与PL-8,这样的搭配相当于美系AIM-120与AIM-9的搭配。由此观之,歼11B、歼10A/B属于4+代,相当于SU-27SM与F-16C/D。这样的技术等级供自卫应已足够,如果没有立即的军事需求,大可用这些飞机等待更先进的歼20、歼31。

然而中国大陆目前在东海与南海与周边国家有主权争议,周边国家已有SU-27SKM、SU-30MK2、幻象2000-5、F-16A/B Block20、F-15J等4与4+代战机,中国战机目前顶多与他们达成平衡,而不具备优势。此外周遭国家甚至有更先进、配有相位阵列雷达的战机,如F-15K、F-15SG、SU-30MKM等,后者甚至具备超机动性能。更甚者,美国自2006年起常以各种理由,如训练或迫降等,将F-22送到日本。

很显然现有的中国战机无法确保对潜在敌人的优势。而SU-35则能对F-22以外的战机具有优势,甚至具备对抗F-22的可能;即使F-22真的完全隐形,SU-35能藉着非常好的自卫系统,有效反制来自F-22的攻击,若F-22无法有效摧毁SU-35,SU-35就能藉本身的特殊武器而冲击F-22与其他机种。

另外,购买SU-35可用于替换SU-27SK机群,中国早期购入的SU-27SK已陆续抵达服役期限,需要新飞机来替补旧的SU-27SK。对此,最合理的机型既不是歼10也不是歼20,而是SU-27家族战机,即中国的歼11或是进口SU-35,这样便可延续操作经验并快速形成战力。

还有一点,采购也是为了保持双方贸易平衡以及改善外交关系。根据俄罗斯一篇国际关系论文所提到的观点,中俄军事技术交易的其中一个目的是贸易平衡。由于俄罗斯向中国进口各种民用物资的金额超过了中国向俄国采购的能源与原物料,使得两国贸易失衡,中国向俄国采购军火可以扮演贸易平衡的角色。

综上可知,基于与潜在敌人维持技术平衡、替换SU-27SK机群、维持中俄贸易平衡、改善双方外交关系等观点,因此采购SU-35对中国而言是合适的选择。

俄售SU-35给中国也是当前的必然选择

中俄军事交易自2005年几乎中断。乍看之下这是因为双方在仿冒事件上出现争议。然而根据历史经验,军事技术交易总是有周期性,大规模军购的周期大约是5到10年,而到2005年为止中国已经自俄国大规模进口武器长达10年以上(1992年起),因此交易的暂缓也有可能是交易的高峰期已过。根据这一观点,下一个大规模军购周期约在2015到2020年开始,但由于中国军事工业的确大有进步,使得大规模全系统进口的可能性越来越低,取而代之的可能是进口次系统或是合作研发等。

如前所述,采购SU-35目前对中国而言是合适的选择,因此SU-35采购案可能是未来少见的大规模整机进口案例。但这样的机会不会永远存在:未来,由于大力投资,中国国防工业迟早会可靠地量产诸如发动机、主动相位阵列雷达等设备,届时俄罗斯军工业不但无法取得中国大规模的订单,还要面对中国产品的威胁;到了中国能生产可靠的发动机甚至完成歼20/31的研发后,中国对SU-35的需要当然会大幅减少,此时中国航空工业将几乎完全独立于俄罗斯,因此对俄罗斯军事工业而言,未来5年会是对中国大规模出口成品的最后机会。

对俄而言,阻碍中国对其未必有利;无可否认,如果目前俄罗斯完全停止对中国出口SU-35与相关技术,那么单单发动机这一关卡就能让中国晚好几年才能可靠生产歼10/11,甚至歼20/31。这种情况下俄罗斯无法赚到现金,中国也无法取得技术,双方都无利可图。由于乌克兰事件,美欧加大了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俄经济持续下滑,不得不依靠中国对抗西方世界;中国对SU-35的订单一定程度缓解了俄来自西方制裁的压力。

中国航空工业的发展是无可避免的趋势,因此不能说不会对俄罗斯航空工业造成威胁,但必须注意双方除了对抗之外其实还有合作这一选项。俄罗斯可通过售予中国所需的科技,赚取本身军事工业所需的资金,并建立与中国在未来合作的机会(例如以销售SU-35换取合作外销型歼31的机会)。合作发展是世界趋势,而俄罗斯军事工业也早已与外国有合作关系。基于政治利益、地缘关系等因素,对俄罗斯而言中国是比西方国家更合理的合作伙伴。

究竟是出口SU-35给中国并且建立未来合作机会较好?还是停止与中国的军事技术合作?要找到最佳解,不妨分析中国仿制SU-35的可能性与必要性。

如果中国能在短时间内仿制出SU-35并且推入市场与原装SU-35竞争,那么俄国的确应该审慎考虑出口与否。但如果中国不能,或是没必要即时仿制SU-35,那便没有威胁,而且纯粹可以为俄罗斯军事工业带来利益。

第一种状况颇为有趣:SU-35上有一系列第五代技术。如117S发动机,没有强大的科学与工业后盾是无法仿制的。如果中国能短时间内仿制出SU-35,表示其工业实力已相当强大,这种情况下即使没有SU-35,中国也是能造出类似SU-35的产品并威胁SU-35的市场。在这种情况下卖不卖SU-35都是会受到威胁,不如赶快卖赚取资金。

因此,尽管有风险,但售予中国SU-35对俄罗斯而言也是最佳选择。以下就更详细讨论中国仿制SU-35的可能性以及对俄罗斯军工业的威胁。

仿制SU-35难度与非必要性

SU-35几乎是“没有隐形外型的第五代战机”,因此要仿制当然不会太简单。事实上,一系列因素显示仿制SU-35对中国是没有利的,换言之中国并没有仿制SU-35的必要。

考虑一下SU-35上的三个显而易见的第五代技术:117S发动机、超级被动相位阵列雷达Irbis-E、以及带有人工智能的中央电脑。

发动机无疑是飞机上最复杂的次系统。要稳定的生产发动机需要可靠的科学与工业后盾。虽然中国能藉由117S发动机了解其设计并用于自己的发动机,但复制发动机不是复制外型便能了事,而需要相对应的材料,而没有足够的科学与工业后盾是无法做出勘用材料的。

Irbis-E这种能在400公里外发现MiG-21大小的战机以及90公里外发现空对空导弹的超级雷达,也是SU-35上的关键系统,其部分性能如探测距离甚至超越包括APG-77在内的西方主动阵列雷达。这种终极被动相位阵列雷达是集俄国在高频电子元件与雷达操作逻辑方面40年经验的结晶。没有足够的科学与工业后盾,要仿制Irbis-E也是几乎不可能的。

还有,AESA被公认是更有前瞻性的系统,那么集中资源发展AESA自然是更合理的选项。在这样的趋势下中国并没有仿制Irbis-E的必要性。

中央高速电脑虽然很先进,但相对之下不难做到,这是因为现代军用电脑几乎都是用成熟的商规元件为基础打造,然而这只是说硬件,而电脑内的软件则是军队经验、科学知识等的结晶,这几乎不可能单纯的靠电脑外观去仿冒。现代战机上电脑软件与人工智慧扮演着攸关战力的重要角色,因此不能仿制软件就意味着不可能真正仿制出SU-35。

很重要的是SU-35的强大并不仅来自飞机本身,而是包括飞机与一批特殊武器在内的“复合体”,这些特殊武器包括长程空对空导弹、Kh-58UShKE、Kh-59MK、Kh-59MK2等能在敌方具备反击能力前就发射的武器。这些导弹相对较大,并具有300公里级射程,要研制生产这些导弹也是需要强大的科学与工业实力,一样是不容易。

在歼10、歼11上配备的空对空导弹是PL-12与PL-8,分别对应于美制AIM-120与AIM-9,而不是俄制R-77与R-73。此外中国的精灵炸弹“雷石6”也类似美制SDB。由此可见,今日中国的航空武器设计理念更趋向美式系统。因此基于技术难度与武器运用理念的观点,可知中国不会完全仿制SU-35的武器系统,而没有那些特殊的武器系统,“SU-35就不是SU-35了”。

由于复制SU-35有一定的技术困难,加上中国已有自己的歼20与歼31计划,可以说仿制SU-35对中国而言,并不是很有利的方案。

仿制版SU-35威胁没想象大

据媒体报导,SU-35交易虽已签订采购意向书,交机最早也在2015年,即使中国能够且愿意仿制SU-35,又需要若干年,届时如无意外T-50也已研发完成,F-35也已投入市场,仿制版SU-35面对这些隐形战机难有竞争力。诚然,届时仿制版SU-35可能威胁原装SU-35的市场,但事实上到那时像SU-35这样没有隐形外型的战机,在市场上很难具备竞争力,因此其市场预计会很小。

由此得到以下结论:首先,中国与其仿制SU-35不如集中精力在歼20与歼31上。再者,当仿制版SU-35问世时(如果会有),SU-35的市场已经萎缩,因此俄方的损失其实也不大。

售予中国SU-35当然可能对俄罗斯军工业带来风险,但在现代市场机制下,零风险的交易几乎不可能实现,与其坚持寻找绝对的利润,不如寻找相对高的利润。依据对中俄当前关系的分析,得到以下结论:

对中国而言采购SU-35是合适的选择;对俄而言,售予中国SU-35也是合适选择;仿制SU-35对中国未必有利,没有必要性;即使中国仿制SU-35,对俄罗斯军事工业的威胁有限;SU-35的交易可能促成中俄未来的合作。

如此一来双方以合作取代对抗应该是必然的趋势;中俄SU-35的交易甚至后续的军事技术合作指日可待。(来源:航空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