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亚搏体育

南京警察爸爸请汶川娃来宁游玩

汶川地震的时候,时任浦口区公安分局巡特警大队副大队长的邹贵斌以及同事和两个失去父亲的单亲家庭孩子寒潇和琳琳“结缘”,他成了两个孩子一辈子的“父亲”。在警察“父亲”眼里,这两孩子就是心中永远长不大的宝儿,在孩子心中,警察“父亲”是他们童年收到的最棒的礼物。因为结缘在六一节前,所以老邹总是用儿童节前一天来记住这个重要的日子,提醒自己要给孩子们准备小礼物了。 

  初遇,坐在废墟屋前看书

“‘叔叔,叔叔,你们是不要我们了吗?’两个娇小瘦弱的身影吃力地追赶着救援车,边跑边哭……”现任浦口区看守所所长邹贵斌陷入回忆,虽然时隔七年,可每回想起寒潇和琳琳那绝望的眼神和悲伤的哭声,作为“父亲”之一的他更是心疼这双“儿女”。

“当年我是浦口分局巡特警大队副大队长,带着12名分局巡特警大队民警到绵竹开展救援工作。”初遇寒潇那天傍晚,天阴沉沉,下着小雨,邹贵斌与几名特警在一片废墟中发现了年仅十岁的寒潇,穿着又脏又破的衣服,坐在废墟屋前看书。

担心孩子的安全,特警们询问了住处,送寒潇回家。一个简陋的帐篷,没有水电,帐篷中,一名女子躺在废砖头堆成的石头床上。“这是我妈妈。”寒潇边说边从一旁的木桶里舀了一瓢水递到床前,小大人一般地叮嘱:“妈妈,喝水。”

几天后,特警们又认识了一位与寒潇相同经历的同班同学琳琳,于是,他们做了一个决定。在支援绵竹的一个多星期里,他们每天早晚流动接送寒潇、琳琳上下学,利用空余时间在营地帮他们辅导功课。

结缘,娃娃有了警察父亲

接到命令,特警们要赶去绵竹其他受灾点支援。邹贵斌回忆,5月31日早上,车刚刚发动,驶出不远,看到车后两个瘦小的身影边跑边哭追着车。救援车停了下来,邹贵斌和特警们下车迎向孩子,“你们是不要我们了吗?你们也要离开我们吗?”

“孩子,别哭,从今天起,我们就是你们的父亲”,两个孩子激动地说:“这是我们收到的最棒的礼物,我们又有爸爸了。”

牵挂,接孩子来宁游玩

支援回来后,邹贵斌牵挂孩子,经常自费购买书籍、衣物和一些生活用品寄给孩子,其他特警们也用特殊党费的形式对孩子进行资助。特警们时常挂念孩子,邹贵斌和其他特警就会和孩子们通通视频。

可是如何才能让孩子们真正走出阴霾,真正体会到被父亲关心和爱护呢?邹贵斌和几名特警商量,接孩子们来南京玩。于是,在灾后的第二年,他们利用暑假、寒假接孩子们来南京,真正像个父亲一样陪伴在他们身边。

今年5月1日,寒潇和琳琳又来到南京。一大早,邹贵斌和当年支援特警们来到南京南站站台上等待。一列动车缓缓驶进车站,列车刚停稳,一声响亮的“邹爸爸”在他身后响起。邹贵斌立即转身寻找,只见两孩子欢快地向他跑来。他伸开双臂,把孩子们抱进怀里。“爸爸,我们已经17岁了,不要摸我们的头了。”琳琳撒娇地说道,“虽然今年他们已经17岁了,可是每个子女在父亲眼中都是长不大的孩子。”邹贵斌说。

如今,寒潇和琳琳已是重点中学高二的学生,邹贵斌和他们约定,2016年高考结束后,作为“父亲”的他们将去绵竹看望孩子们。

通讯员 王强 郭婷 记者 钱鸣

(原题目:“南京警察爸爸” 请汶川娃来宁游玩)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鲁山县民政局是“民办”的吗

被广泛转载的新华社这篇新闻稿,最后一段的标题是“养老院是一农民所开”。为什么要强调是“农民所开”?这不是赤裸裸的身分或者户籍歧视吗?


美军的乌山炭疽“乌龙球”

美国犹他州达格威检测中心错将活性炭疽杆菌样本发送到9个美国私人实验室和一个美军基地。此次踢出“乌龙”的达格威检测中心可谓前科累累:2011年他们弄丢过极度致命的VX化学武器样本。


一号嫌犯将被遣送归国的意义

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纽约办公室发言人当地时间28日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确认,中国红色通缉令一号女嫌犯杨秀珠目前正被美方羁押,听候被遣送回中国。


半数学生想去二线城市?

为何半数毕业生愿意去二线城市,结果真正选择去的学生却少,而并不愿意选择直辖市的学生,却最终选择了直辖市?分析这一问题,有助于求解当前大学生的就业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