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亚搏官网

南京已取消出租车有偿使用费 与份子钱两回事

进入9月,先是广州宣布放开出租车“份子钱”定价权,接着是杭州准备取消出租车有偿使用费,一个又一个的外地新政令石城的哥的姐们心里犯急:南京怎么说?记者从昨日省交通厅召开的全省公交出行周新闻发布会上获悉,目前我省出租车改革意见正在内部专家论证,而此次杭州讨论要取消的经营权有偿使用费江苏早就在陆续取消中,南京自2015年1月1日起已取消了每车每年1万元的有偿使用费。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石小磊

“份子钱”和出租车有偿使用费是两回事

14日杭州发布了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的实施意见征求意见稿,拟停止收取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实行出租车经营权无偿使用。消息一出来,被很多不解内情的司机理解为了杭州要取消“份子钱”,一时间许多人心情复杂,热切盼望自己所在的城市也能取消“份子钱”。

之所以被误解,这与本月初广州率先放开出租车“份子钱”的一则新闻有关。广州市取消了原先由政府制定的出租车承包费的基准价,改成市场调节价,即由企业与司机双方协商定价。同时,自两个月前广州各大出租车公司就已经在向司机发补贴,实际上是变相降低“份子钱”,以挽留许多萌生去意的出租车司机。

不过,杭州取消的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与广州放开的“份子钱”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杭州准备取消的经营权有偿使用费是由政府向公司收取的。取消了这项费用,出租车经营权无偿使用,并不等于司机不用交“份子钱”了。“份子钱”是司机交给公司的承包费,包括司机人工成本、车辆相关费用、场地租赁费、企业管理费用、财务费等40项以上经营费用。这其中有些是必须开支的费用,也有些是合理名目下产生的不合理费用。

江苏3市已实现经营权无偿使用

对于近日杭州和广州启动的出租车改革,省交通部门也在密切关注。昨天召开的公交出行周发布会上,省运管局副局长范建说,江苏在有偿经营权使用方面已非常明确,无偿使用是今后的改革方向。

江苏的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也由来已久。2002年,江苏省政府办公厅下发了《江苏省城市公共客运交通经营权有偿出让和转让管理办法》,此后江苏18个市县实施了该项政策。2013年,省交通运输管理部门出台新规,要求没有实施的市县,不得再自行施行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也不得收取相关费用,已经实施的逐步取消。

他介绍,实际上在此次杭州取消之前,我省江阴、张家港就已经实现了经营权无偿使用,随后南京市也于今年4月1日对外宣布了,从今年1月1日起取消市域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

对司机来说降“份子钱”才最重要

然而,从南京取消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的实践来看,并没有使司机减负很多。南京宣布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取消的同时,的确下调了“份子钱”,却降得一点不过瘾:普通车型租赁承包费标准单班比此前下调600元;双班下调200元,下调幅度分别为8.95%、2.85%,预计每年为普通车型单班驾驶员增加收入7200元,双班驾驶员增加收入2400元,这还是两人合计的数字,相对于每月6000多元、一年六七万元的份子钱来说,真不算多。

现下,专车、快车满大街跑,不用交“份子钱”就能月赚数千,让许多原本就觉得“压力山大”的出租车司机愈发觉得生意难做。在鼓励合法的互联网约车、打击非法专车的同时,的哥的姐们期望尽快理顺出租车行业的关系,降低“份子钱”,改革运营模式。

对此,省运管局负责人回应表示,目前我省相关改革意见正在内部组织专家论证。国家出租车行业改革指导意见有望近期公布对外征求意见,待国家政策明确后我省也将根据国家意见出台符合我省实情的行业规范。“出租车行业的改革,以前不易,现在更难。”范建说,国家及各省交通部门正在啃这块硬骨头,多听取各方意见,形成改革共识,在此次改革中,出租车“份子钱”问题是不可回避的,将出台非常明确的指导意见。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王杰被捕,魔鬼能否露真面目

王杰9年下来从全国爱心人士那里收了700多万元,有多少用于资助贫困学子(严格说是“贫困女学子”)?又有多少是用在了其他“关节”上?要查清这点,其实不难。关键是看当地有关方面愿不愿意查了。


国企改革的终极版是全民瓜分

高管慷国家之慨,饱自己之私囊,国企已经成为高管们权力套现和腐败寻租的大温床。再不下狠心治理,国企赚再多钱也不够内部分赃,跟国家无关,与全民无关,那是国企内部少数有权者的金库,是他们的金钱帝国。


首富李嘉诚,你往哪儿跑?

别担心,李嘉诚们,不会跑。他们只是现实的逐利者,跟他们谈道德有时真是隔了一道。不过,中国毕竟还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最大的消费市场,只是现在爬坡过坎,总有阵痛。关心李嘉诚们跑不跑,还不如低下头来仔细看看我们出了哪些问题,怎么深化改革。


抗战雷剧为何走不下神坛?

抗战剧是政治绝对正确的电视剧,总局必然是提倡和鼓励的,甚至要在特别的时段予以特别的支持。同时从市场化的角度考虑,领导们并不像专家或媒体一样要求死守历史细节,而是鼓励一定程度的浪漫主义想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